第七十八章 欠个答案
作者: 哆啦A有个梦更新时间:2019-10-23 12:10:59章节字数:2065

  董元敬出征后,董太后便日日担心,经常在未央宫焚香祷告,为董元敬祈祷,希望他可以平安归来。

  

  董于唯有心讨得太后欢心,便跟着一起吃起了素菜,日日跟随太后一起念经诵佛。太后见其心诚乖巧,也乐的留在身边。

  

  这段日子,由于董元敬的关系,皇帝木子歆和太后之间的关系融洽了不少,再也不复之前剑拔怒嚣的状态了。甚至每天中午木子歆都会来到未央宫和太后、董于唯一起进膳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

  

  “歆儿,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,沧澜那边消息如何了?”董太后忧心忡忡的问道。

  

  木子歆放下了筷子,微微一笑,“母后放心,元敬来信说目前进展一切安好,他率领几万大军已经在沧澜见到了百兽部落的前首领南宋陵,下一步他准备带着南宋陵以册封新首领南穆宇为名进入百兽,当众人面揭穿他假仁假义背德造反的事实。”

  

  “阿弥陀佛,到时候又是一阵腥风血雨,但愿上天保佑哀家的侄儿平平安安,千万不要有什么意外才是。”董太后拿起手中的佛珠担心的念叨起来。

  

  董于唯陪着笑脸,“太后放心,元敬哥哥吉人自有天相,再说我们这段时间日夜不停的为其祈福,老天爷一定会眷顾他的。”

  

  闻言,董太后这才心安了几分。

  

  木子歆吃好了饭,接过宫女递来的漱口茶涮了涮嘴,又拿起一块帕子轻轻擦了擦,这才看向太后,“母后,孩儿打算等元敬凯旋归来,便将京城中的兵马大权交予他,您觉得如何?”

  

  兵权?

  

 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好像是木子冥在负责的。董于唯偷偷瞥了瞥木子歆,心中开始留起了神。

  

  董太后面上一愣,反应过来后随即便笑开了花,“好啊,元敬这孩子确实该赏,该好好的赏。有他掌管京城兵马,想必一定能把京城打理的井井有条。只是你的这个决定,冥儿会同意么?”

  

  董太后的这个问题也是董于唯想问的,木子冥不一定会交出兵权,恐怕他盛怒之下还会出口不敬。

  

  若真是如此,那可就麻烦大了。

  

  木子歆却仿佛不把这件事放在眼里一样,“母后放心,朕是庆元的皇帝,回头一道圣旨下来,他木子冥从也得从,不从也得从,不然就是违抗圣命。”

  

  董于唯听得心中一惊,明明之前木子歆和木子冥兄弟俩关系那么好,怎么如今竟到了这样水火不容的地步呢,难道权势真的会改变一个人,甚至让他在猜忌中对昔日的好兄弟拔剑相向么?

  

  不敢继续想下去,董于唯推说身子不舒服,和董太后告了辞。走出未央宫后,董于唯没有回自己的房间,而是直接朝着宫门的方向走去。

  

  有了太后赏赐她可以进出宫门的腰牌,守门将士们也没有怎么为难她,稍微一检查就让董于唯出去了。

  

  董于唯一路上没有耽搁,直奔木子冥王府而去。

  

  见到木子冥时,他人正在悠闲的躺在舒适的藤椅上,阴凉的树荫帮他遮住头顶烈烈阳光,男子手上拿着一卷古书,如墨般的长发瀑布般散开,一泻而下。

  

  束发用的墨绿色翠玉簪和淡青色的衣衫搭配在一起,为这个世界又添了一点绿意。

  

  木子冥面无表情的读着书,眉目如画,面容俊美,修长骨感的手指缓缓翻动着徐徐书卷,好一副美人荫下读书图。

  

  董于唯在肖申的带领下走过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美丽画面。

  

 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,木子冥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来,见到来人是董于唯,他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书卷,站立起身。

  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木子冥问道。

  

  董于唯三步化成两步走了过来,“我有要事和你说。”

  

  木子冥看了看周围的下人,使了个眼色,一众人等顷刻之间便退了下去。

  

  “什么事?”

  

  等众人走后,董于唯便立刻将木子歆与董太后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,“陛下打算等董元敬凯旋而来后将京城中的兵权交给他,让他来负责京城中一干防务等事情。”

  

  木子冥也不吃惊,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局面,他轻笑一声,“果真如此。我就猜到了,皇兄现在突然猜忌我,想要看到我和母后手下的人分庭抗礼的局面。所以他肯定要从我手中夺走部分兵权,交到董家手里。”

  

  董于唯听着木子冥这样说,心中忍不住有些伤感。明明之前木子歆和木子冥两人还信誓旦旦的商量着要扳倒董家,这才多长时间,木子冥还是那个木子冥,但是木子歆却变了卦,开始与董家合作,制衡自己的亲兄弟木子冥。

  

  “自古以来君王皆无情,我早该料到这个结局的。”木子冥拍了拍董于唯的肩膀,脸上带着一丝苦涩的笑。

  

  反过来被安慰的董于唯:嘤嘤嘤。

  

  “你早点儿回去吧,别让太后和陛下知道你与我有来往。”

  

  董于唯点了点头,临别前依依不舍的看了眼木子冥。不知为何,男子修长的身躯看上去有些落寞。董于唯好几次想开口安慰,却又不知说什么。

  

  突然,董于唯想起自己在惜夕节那天的表白,木子冥似乎还没有回应。

  

  按照庆元的风俗,她应该送木子冥荷包以作定情信物。

  

  想了想,董于唯解下了腰间自己绣制而成的勉强及格的荷包,低着头走到了木子冥面前。

  

  木子冥看了看走而复回的这个人,“有什么事么?”

  

  “之前我问你的那个问题,你还没有回答我。”董于唯低声委屈的说道。

  

  成或不成,总的有个答案啊,这样吊着她算怎么回事?

  

  木子冥迷茫的思考了一会儿,终于想起来董于唯曾经在惜夕节像他问过话,只是自己当时被箫声吸引住了,没有听清她问的什么就匆匆离开了。

  

  木子冥是何等聪明的人物,虽然早已忘记了问题,但是董于唯突然在惜夕节约自己,其中的意义已经很明显了。

  

  董于唯犹恐木子冥不清楚自己的心意,上前走了两步,脸颊微红的看着木子冥,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,“今夕何夕兮?”

第一卷 乡下篇
- 收起
为该书点评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
更多登录方式